1分28-推荐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1分28-推荐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6-02 15:25:24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历次埃博拉传播和防疫的经验教训表明,这种疫情最容易在公共卫生条件差,缺乏干净厕所、清洁水源和电力供应的不发达地区传播,而撒哈拉以南非洲恰是这样的地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仅如此,近年来部分发达国家无端将“埃博拉防治研究”和所谓“生化武器开发”联想在一起,不断对原本就障碍重重、投入不足的埃博拉特效药、疫苗开发研究横加干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5-2016年,美日科学家合作开发出一种埃博拉专用疫苗并首次投入临床实验,2019年11月该疫苗获得市场许可,但价格高、产量低,预防效果也仍待推广确认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对正遭受新冠肺炎疫情侵扰的刚果金民众来说,无疑是雪上加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达国家何以漫不经心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此前报道:赵立坚上周在外交部例行记者会的相关回答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此前,博主“虎子的后半生”被质疑以癌症为名发布视频卖惨骗打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正因如此,历次埃博拉疫情才一次又一次在这里暴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染疫者高烧、肌肉痛、全身无力、上吐下泻,随即出现内外出血不止、器官衰竭甚至溶解的可怕现象。这种病毒可以通过血液、皮肤、排泄物、汗水或性行为交叉感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此次疫情累计造成2280人死亡,并传播到周边一些国家,但近期已呈缓解趋势。